2017年07月21日 星期五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-> 警营文化

母亲节,说声“我爱你”

发布时间:2017-05-12|辛闻|中国警察网| 阅读(1488)|评论()
打印】 【加入收藏

  编者按 母亲,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,给了我们生命和一生的爱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,母亲的爱总是让我们既感到无比幸福,又有一份无以报答的愧疚,而公安民警,因为职业的特殊性,更让母亲们牵肠挂肚。警察的母亲,面对儿女们的忙碌,深知其中的辛苦和危险,她们付出的是更多的牵挂和担心。每年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,是母亲的节日,让我们为所有母亲,更为警察的母亲献上一份深深的祝福。常回家看看,报一声平安,做一顿饭菜,说一声“妈妈,我爱你。”

  一 母爱如月光

  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告诉你:不必追。——龙应台《目送》

  深深母女情 聚散两依依

  母亲节就要到了,上次见面还是过年的时候,我又有几个月没见到妈妈了。

  爸妈住在安徽六安,多年来,我们一家三口都习惯回六安过年。今年,很早就和爱人商量着把爸妈接到寿县过年,这样,平时很少回家的我们能多陪陪他们,婆家娘家也可聚在一起,团团圆圆热热闹闹过个年。

  爸爸接到邀请电话,爽快地答应了。人生聚散长如此,相见且欢娱。我们利用几个晚上的时间清理家里的卫生,接通了网络,以温馨整洁的环境、期盼的心情迎接二老的到来。

  他们到达寿县时,我正在市车管所出差。第一顿饭本该由我这个女儿陪伴身旁的,结果因为工作缠身就这样被耽搁了。听着妈妈在电话那端说“你安心忙你的,我们今天走的济祁高速,不晕车”,我的心里瞬间涌起阵阵不安与愧疚……

  自结婚生女后,我与爸妈之间聚少离多。特别是女儿上了高中,加之工作的繁忙,一年回家的日子掰着手指头也能数得过来。近几年,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,他们大概有3年没来寿县了。我想这次一定要好好陪陪他们,陪他们去看一看古城墙,看一看报恩寺,看一看寿县划入淮南后的变化和发展……

  退休后的妈妈一直保留着吃苦耐劳的习惯,每天早晨5点多她就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,鸡丝面条、蛋炒饭、白煮鸡蛋、牛奶……我每天吃完丰盛的爱心早饭,在她“开车小心,别迟到”的叮嘱声中去上班。

  接近年关,历来是盗窃案件的高发期。我的爱人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负责人,成天值班备勤,巡逻办案。我的工作是公安机关的窗口单位——车管所,而春节是车管所一年中最忙的时候。小年过后,业务高峰如期而至。外出务工的驾驶人大量返乡,每天前来办理业务的群众成百上千。我们全体民警每天早上7时50分到岗,中午不下班不休息,轮流吃盒饭,确保前台有窗口为群众办理业务,不让群众跑第二趟。每天打电话告诉妈妈中午加班不回家的时候,我的心情不再那么焦虑。因为有他们在,我不用打卡下班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家给女儿做饭;因为有他们在,我不用担心女儿一个人在家无人照顾;因为有他们在,我可以心无挂念全身心地投入到春节高峰期的工作中。

  我与爱人忙忙碌碌,像两只勤奋的蚂蚁。一天十多个小时的忙碌之后,回到家时,女儿已在灯下安静地复习功课。置身这样的氛围里,我时常会想起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。

  和妈妈聊天,总是很惬意的事。妈妈总是微笑着看着我说话,时光似乎都慢下来了,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而温暖。妈妈的话总是离不开家长里短,她不解地问:“你们成天这么忙,午饭是怎么打发的?”我故作轻松地笑答,前一天晚上我们会把菜准备好,中午谁先到家谁做饭,她的外孙女也长大了,在双警爸爸妈妈的身上学会了自强独立,自己放学后也能动手做菜呢。我实在不想告诉她,中午时间太紧张,我们匆匆只能做一个菜,赶上我与爱人加班,孩子的午饭只能托付给朋友;我不想告诉她,车管所实行365工作制以来,因为周末上班,有时周末也不能照顾孩子;我不想告诉她,每天晚上爱人要在辖区夜巡到晚上23时,为了辖区学校学生的安全,没有时间接送自己下晚自习的女儿;我不想告诉她太多,免得她老人家担心。

  就这样,年前加班加点冲刺了一周,终于过年了。年货是妈妈一趟趟一点点从超市拎回来的,妈妈整天就是买菜、做饭、陪外孙女。说好的陪他们出门转转,走走城墙,却一次也未能成行。

  大年初一,妈妈的腿疾突然犯了,左腿膝盖不能伸直,疼得不能走路,更不能接触地面。看着她举步维艰,我心酸不已。那个健步如飞、一口气能走上十几里地的妈妈呢?是岁月吞噬了他们的青春。

  马上找医生拍CT,医生说是老年性骨骼退化,膝盖有积液,不能多走路,需要休息。那一刻,我恍然发现,原来妈妈已年近七十,已经是一名老人,她不再是我心中顶天立地无所不能的妈妈了,她也需要我的照顾。下楼时,我小心翼翼牵着她的手,就像儿时她牵着我的手一样……

  治疗休息了几日,妈妈的腿疼逐渐好转,但还是不宜下楼外出,我本想陪她走走城墙的愿望终未实现。自责,成了我心头久久不能释怀的痛与遗憾。

  正月十六孩子开学了,我们仨又搬到了城外的租房处,爸妈留在了城内。妈妈时刻惦记着我们仨的衣食住行,今天排骨,明天鸡汤,每天把菜做好,带给我们。

  美好的时光总是走得太快。“你弟3月又要去澳大利亚工作一段日子,我们过几天该回六安了。”妈妈的心思我明白,弟弟又要出国,她牵挂着孙女。

  一边是女儿,一边是儿子,两端都是绵绵的爱,有太多的不舍和牵挂。

  爸妈离开的那天,恰逢大风降温,他们坚持要来城外再为外孙女做顿午饭。

  作家龙应台在文章《目送》中说: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

  聚散两依依。而今,我们目送的却是父母的离开。他们有一种使命,叫为爱奔赴。那一天,凝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,泪水不由模糊了双眼。父母的爱,浓深意切,就像月光,不管多远,都会无声地洒在身上。正因有了父母无私的爱,正因有了他们默默地付出和支持,身为民警的我们才能有精力做到舍小家为大家,才能长期坚守奋战在公安第一线。这一刻,我想,今年无论多忙,一定抽空常回家看看。

  母亲节即将来临,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公安民警的母亲们,也献给所有的警花们,让我们一起,向她们致敬!

  (作者:安徽省六安市交警支队 刘容海 曹燕)

  盛夏里的母亲

  母亲有姐妹四人,外婆说,以前家里经济困难,从来没有过生日的说法,时间久了,就不记得每个人的生日了,只大约记得,我母亲诞生在盛夏。夏天的风是暖暖的,妈妈的爱也是暖暖的,妈妈就是盛夏的感觉,所以,我总把夏日里的母亲节当做妈妈的生日。

  成长路上,每一个片段,都有母亲的身影,那些难忘瞬间,在我的记忆中从未退去,就像母亲的爱,从未缺席。“你到处乱跑,摔得都是伤,最后没办法,把你放到了洗衣机里站着”、“你一个星期跑丢至少三四次,发动全家人找你,每次都以为再也找不回来了”自小就调皮的我,让母亲多了太多的艰辛,也让母亲多很多回忆,每当母亲一遍遍说起我儿时的往事,我都耐心听完,还好有回忆替我陪着她。

  但有这么一件事情,我却是听外婆讲起的。大约在我只有四岁的时候,我和邻居家的几个男孩子发现了半桶油漆,于是,我们提着油漆爬上了一户人家的屋顶。夏季的暴雨,来得总是猝不及防,正当几个小孩在涂得起劲时,瓢泼大雨倾盆而下,几个个儿高的男孩子顺时原路跳下了屋顶,留下不足一米高的我站在暴雨中的屋顶嚎啕大哭。那是我第一次有了恐惧感和无助感。很快,母亲的身影出现了,脚上穿的还是她平时在家穿的拖鞋,看到我的瞬间,母亲松了口气,她丢下手中的雨伞,踩在只能放下半只脚的石块上,爬到房顶抱住了我,“别怕,妈妈来了,抓紧我,我抱你下去”,没有人知道母亲是怎么从屋顶下去的。当晚,我发起了高烧,意识不清,母亲怎么喊也喊不醒我,而父亲此时正出差在外。雨还没有停,路上没有一辆车,母亲把我抱回床上,不停的用酒精给我擦拭全身,口中不停的是“佳燕,快醒醒,哪里不舒服,你跟妈妈说呀”,头上的毛巾换了一遍又一遍,而我只是不时的说几句胡话,高烧不退。第二天,天色刚亮,雨也停了,母亲疯了似的抱着我就往医院跑。外婆说,那是母亲一生中最恐惧的一天,她以为,那天要永远失去我了。

  曾经的我,顽皮得像个男孩子,总想离开唠叨的母亲,自己看一看外面的世界。直到自己真正开始学着成长时,我才明白,以前的任性不过是因为仗着母亲的宠爱。作为一名铁路警察,我见证过太多车站离别的场景,可每当看到有父母送远行的孩子,我总会想起2010年的夏天,想起了当时送我的母亲,也是那么的依依不舍,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,那时,我才21岁,母亲也尚未长出白发。那年,我刚大学毕业,考上了公务员,将从昆明远赴重庆工作。七月底的春城阳光普照,火车站外,几个姨母把我围得团团转,拉着我的手,你一言我一语地嘱咐我。余光里,我看到了站在边上的母亲多次欲言又止,眼神一直在我身上没有离开,手里拿着给我煮好的一罐酱杨梅,就这样,我们用彼此的方式关注着对方,直到大姨将母亲招呼到我旁边。“这个也不重,你就带着路上就吃完了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母亲的泪水就滚了出来,此刻,我再也无法逞强。那天,我在火车上哭了整整一天,妹妹说,母亲在家里哭到深夜。自此以后,每每母亲送我走,我都匆匆离开,因为道别会让分离更加悲伤。

  在母亲的世界里,我永远是还没有长大的孩子。多年前,我也会因为迷路给母亲打电话哭鼻子,渐渐的,我开始知道了母亲对我每一个喜怒哀乐的担心,慢慢的,报喜不报忧成为了我们之间的默契。

  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以为母亲早已习惯了,没有我在她身边闹腾的日子,可当我听到她期盼的问我,什么时候回家时,我突然明白了,没有哪个母亲能习惯自己儿女不在身边,我突然知道了,其实母亲最想说的是“妈妈想你了,有空回家吧!”

  回到家里,冰箱的冷藏室里永远都是我喜欢,却又不当季的食材。从小不喜欢吃白米饭,这个习惯到如今也没有改变,所以,母亲会做各种增加了辅材的米饭,而我的最爱,莫过于豌豆火腿焖饭。无论在什么季节回家,冰箱里都冻有母亲剥好的豌豆,进门扑鼻而来的都是甜甜的饭香。

  2013年的夏天,我突然得了肺炎,高烧不退,医生要求住院。怕母亲担心,我并没有告诉她,每次母亲打电话给我,听到剧烈的咳嗽声,她都要唠叨我去医院。或许是到重庆三年,依然没有适应水土,医院躺了整整大半个月,我的肺炎一直没有好转,此刻,我无比想念母亲做的饭,想念母亲陪伴的日子,我不再想要逞强。

  挂了电话的第二天一早,母亲就出现在了我的病床前,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抱怨我,“你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,还是个警察”。就这样,母亲在重庆照顾了我近半个月,直至我痊愈出院。母亲回去后,大姨给我打来了电话:“佳燕,这次你妈到重庆,你陪她去看看她的腿没有?她那腿都肿了几个月了,走路都疼”。

  如果不是大姨的电话,我可能永远不知道,母亲的静脉曲张已经到了需要手术的情况,我可能永远没发现,母亲在重庆的盛夏里用长裙遮住了小腿的肿胀;我可能一直以为,母亲在医院的步履蹒跚是怕吵到别人。

  “为什么不跟我说?”

  “说了又不会好,说了干嘛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听医生的,做手术?”

  “做了以后还是有可能复发。”

  “那以后复发再说呀,明天就去医院,明天就去手术。”

  “我不去,你爸还要出差,还要照顾妹妹,我做了手术,走动不了,没人照顾。”

  在逼问了许久后,母亲的答案让我沉默了,因为怕自己成为麻烦,因为怕麻烦我,母亲忍受了多少的痛苦,我难以想象。如果我在她的身边,如果我对她再多一点关心,如果我能多给她一些时间……

  “妈,我请公休回去,我明天就请假。”

  在家里的时间,我会刻意的陪母亲做一些事情,比如逛街,比如买菜,但有一件事,每当母亲提出的时候,我总以各种借口推辞,那就是帮她拔去变白的头发。是的,我就是那么害怕面对母亲的老去,时光太瘦,指缝太宽。

  母亲牵过尚不会走路的我,我匆匆忙忙长大成人,渐渐脱离母亲的怀抱、手掌,母亲微笑着追随我的身影,直到我飞得太高太远,直到我远走他乡,我却不能扶住开始老去的她。母亲,唠叨了太多任性的我,我却从未对母亲诉说过对她的感情。如今,有这么一句“我爱你”想要对你说。

  (作者:重庆铁路公安处 杨佳燕)

 

 

  二 陪你慢慢变老

  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——孟郊

  母亲节,我给妈妈洗脚

  母亲节那天,我回家了。

  说是给母亲过节,其实母亲为我们准备的东西比我们拿的礼物还多。晚上,一家人高兴地在一起团聚吃饭,吃完饭,孩子们都睡去了,妻子也去了卧室,父亲因为喝酒较多也早早休息了,我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,远远的,忽然看到妈妈在一旁收拾屋子。在我心中,妈妈始终是一棵伟岸的树。可在妈妈忽然起身时,我突然发现她的腰身不再挺拔,丝丝银发也悄然而生,她真的老了,可这两个词我未曾对她开口讲过,因为在我心底,她始终有着矫健的身姿与秀丽的容颜。

  过了会儿,妈妈在灯下缝起了被子,灯光下的身影是如此的温暖,又是如此的熟悉。30多年了,我仿佛是第一次如此用心地观察妈妈的身影,这疲倦的身影,为了我们奔忙的身影。正当我看的入神,妈妈抬起头,冲我笑了,温馨的笑意发自内心,正是有着一颗善良又安然的心灵,才会散发出这样平和的笑意。

  自小,我是不会说些讨巧的话,妈妈也常对旁人说我倔,是的,我执拗于自己的个性,常忽略了与您心灵的沟通,有时会用代沟这个词来掩饰与妈妈的接近,我仿佛是不愿意让别人洞察自己年的内心,甚至是我最深爱的妈妈。

  “妈,别缝了,你辛苦了,让儿子为您洗洗脚吧!”母亲停顿了一下,然后眼角露出了幸福的泪花。

  今年的母亲节,我为妈妈洗脚。

  (作者: 山东省聊城市东阿县交警大队 刘志岭)


母亲节前夕,达州消防战士为母亲送祝福。潘安 摄

  消防战士镜头前为母亲送祝福

  “牵挂一生,情牵大爱,凝聚永恒,这就是最伟大的母爱……”在和平年代里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舍小家为大家,在别人与父母共享天伦之乐、与爱人花前月下之时,而他们却仍然都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守护着千家万户的平安,他们就是和平年代里最可爱的人——消防官兵。

  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,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。 5月14日是母亲节,在这个充满着感恩、亲情、温馨的节日里,达州消防官兵以自己独有的方式,为远在他乡的母亲送上了自己的祝福。

  献身红门立志消防警营,百炼成钢培育英雄血性。达州消防支队特勤中队战斗员周茂虽在消防部队建功立业,可是铁血男儿也有柔情:“妈,我在部队没回过几次家,但是我确实很想家,很想您。我在部队过得很好,学到了很多东西,锻炼了自己。请妈妈放心,儿子一定不辜负您的希望,努力训练学习。”

  三尺哨台彰显忠诚使命,竭诚奉献谱写青春年华。只见营区外光鲜亮丽、五彩斑斓,再看哨位上,哨兵军姿笔挺,目光坚定。特勤中队战斗员王寒粟:“妈,儿子现在在哨台站哨。三尺哨台,责任重大,使命光荣。这个母亲节又不能和你团圆,儿子在哨台祝您母亲节快乐,儿子的心永远在您身边。”

  新闻现场记录感人瞬间,救援一线见证使命担当。下士郝志晋,已在达州这片热土上开始了他7年的警营生活。“妈妈,我在部队很好,我现在是通讯班通讯员,救援一线就是我的新闻战场,相机就是我手中的水枪,我用笔尖和相机记录身边的消防故事。请您放心,我在部队里将砥砺前行,争做有灵魂、有本事、有血性、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,肩扛责任,不辜负您的希望。我已经长大了,儿子永远爱您”。一句句祝福的话无不饱含着对母亲的切切深情和诚挚问候。

  一张张对母亲祝福的笑脸映刻镜头里,留下了最美的祝福赠言。无论是战斗员、通讯员、驾驶员都怀着对母亲最真挚的感情,向母亲送出最衷心的问候。让现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伟大的母爱,仿佛母亲就在身边。

  (作者:四川省达州市消防支队 邓浔)

  军人的妈妈

  妈妈,你还记得吗?我参军那年,你陪我剪短了及腰的长发,你小心翼翼收藏起我的头发,当做对我的思念;你一口气给我买了好几件羊毛衫,虽然在新兵连我没有机会穿过;你送我上车的时候,就说了句:“听领导的话,好好干!”多么朴实的话,却一直激励着我前行。可当我背上背包,穿上绿军衣,戴上厚厚的“雷锋帽”,扭头却再也找不到你了,我不知道你躲在哪个角落里了,就是看不到你的笑了。

  妈妈,你还记得吗?我到新兵连后给你打的第一个电话,已经是两个月后了,开口的一句“妈”就让我哽咽到说不出话来,两个月的委屈、苦和累,全部在这一声“妈”中得到释怀,队列训练时面对的雪山、体能训练时棉帽上汗水结的冰、劳动时冻裂的耳朵和双手,都比不了妈妈的一个拥抱,可是那时,你离我几千公里,我们真的好远啊!每人限时五分钟的电话,我哭了三分钟都说不出话。我知道你是爱我的,那两个月我不该埋怨你的,你的心里,应该会更难受吧?

  妈妈,你还记得吗?那次听爸说你摔了一跤,因为路上你看到了个穿军装的姑娘,以至于没看到地上开了一半的井盖,而摔得严重到住了院,可是出院了以后你才让他告诉我,你知道我有多着急么?那时我在军校,没法请假去照顾你,到现在都是我的遗憾。妈妈,到现在,膝盖还疼么?妈妈,到现在,提到这件事你都一笑了事,说当时犯傻迷糊了,可是,我知道呀,你是怕我担心,当时你想我了对不对,如果当时我们拉着手走在街上,怎么会让你有如此的意外?你每次都是一个人在外面忙,你也很希望女儿能时常陪在身边的对不对?

  妈妈,你还记得吗?本应是我和老公的婚礼,却全部都要让你和爸爸操心。都是军人的我们,没法提前回家筹备婚礼,没去过婚庆公司、没见过司仪、没试过婚纱、没彩过排、没装过一颗喜糖、没写过一份请柬……一切的一切,都是你在忙碌,我们真的,只是去“参加”了我们自己的婚礼。我知道,你想让女儿嫁得风光,可是妈妈,自从“嫁给”了部队,离别成了我们的主旋律,团聚成了我们的奢侈品,曾经也是军嫂的你,一定会理解我们的,对么?

  妈妈,你还记得吗?出了产房的时候,看到你泪水在眼睛里打转,是心疼女儿吗?我多想亲亲你啊,感谢你给我生命,只有自己当了妈妈,我才知道了“母难日”的真正含义。

  现在的你,有了白发;现在的你,爱上了在电话里唠叨,因为家里,常常是你一个人;现在的你,成了姥姥,每天都要看外孙女的视频才安心。

  妈妈,原谅我不孝,等我脱下了军装再把恩情报!

  (作者:新疆哈密地区消防支队 赵雪)

  去看母亲

  近来,去殡仪馆的次数越来越多

  昨天同学的母亲,前天挚友的母亲

  上月同事的母亲

  她们是一群夕阳红游客

  乘着火焰去了天国

  每次回来,我胸口都会有块石头

  像无法取出的天空的阴郁

  我想,那些失去亲娘的弃儿

  今生还会对谁喊一声母亲

  现在,我常常穿过城市

  去多时不去的母亲那里,闲坐、唠嗑、发呆

  好几次,年迈的母亲问:

  “最近这么闲,工作不忙?”

  我笑笑。我无法说出一种

  游丝般的忧惧弥漫着我

  我怕像那些失去亲娘疼爱的人

  在世间委屈时,心没了去处

  每次她都说:“去忙吧,年轻人忙是应该的”

  这时我就倚在门口,看她满头白发

  和越来越佝偻的身子

  像一个巨大的哀伤,映着我胸口再次渐起的

  郁闷,疼痛

  下楼了,在楼角转弯处

  我回望那个熟悉的窗口

  总会看见,母亲探身趴在阳台上

  在人群汹涌的街道上

  急切探寻越走越模糊的身影

  (作者:山东淄博市公安局临淄分局 周孟杰)


 

相关报道
用户评论


昵称:


内容请勿超出200个字.快捷键:Ctrl+Enter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 | 交管动态 | 总队介绍 | 办事指南 | 法律法规 | 通知通告 | 联系我们 |
2009 海南省交通警察总队版权所有|琼ICP备13000774号-1 |

琼公网安备 46000002000026号